<object id="tmakc"></object>

<i id="tmakc"></i>
<thead id="tmakc"></thead>
<thead id="tmakc"><ol id="tmakc"></ol></thead>

<i id="tmakc"><option id="tmakc"><listing id="tmakc"></listing></option></i><thead id="tmakc"></thead>

    無障礙說明

    解構書店:作為展覽的書籍

    澎湃新聞Melville2018-06-14 09:18
    0評論 收藏

    [摘要]我將根據“身體”做一個書籍的展售。就像一般的展覽那樣,它也需要一個提示和導語。

    我在書店最先受到的教育中,書籍陳列是最難把握的一個項目。我的老師們對各自負責區域的書籍擺放了如指掌,當然,顧客需要一個自助查詢系統來求安心,但更多時候它們并不管用,你或許拿到了一張從它嘴里吐出的字條,這張字條最后還是交到了店員手里。

    他們是真正的查詢系統,能夠在不斷移動的書籍中截取那個位置。這是書店吸引人的地方之一。因為你在問路,而眼前這個陌生人將親自帶你去到那個地點,你們在這段去往目的地的路途中,產生了一些交談的可能。

    可畢竟,專注的向導們越來越少,顧客們也越來越難找到想要的書籍。換個角度說,越來越多的顧客不再定向尋找一本書了,他們更情愿隨便逛逛。于是書籍的陳列顯得更為重要了,我們既要保持原有的嚴格分類法,也要規劃一些有趣的主題博得青睞。

    書籍陳列的核心是分類原則。最常見的分類法還是中圖法,即按照A到Z依次排列大小類別,諸如馬克思主義、哲學、社會科學等。眾所周知,這套分類法有太多的“中國特色”,實際的店面為了擺脫死板的面孔,會刪去一些過于“專業化”的類別,或者根據中圖法原有的結構做不同的排列組合。但圖書的出版龐雜(每年大陸有近20w種圖書出版),而圖書背后印上的上架建議也已不能滿足書店的陳列要求。

    更多的分類原則介入進來了,根據一個主題開展的陳列也豐富起來。作為展覽的書籍,勢在必行。

    當新興的書店要求書籍陳列有所變化的時候,我在思索這種變化的可能性。根據書籍做展售,這件事既危險又新鮮,它需要策劃者拿捏好界限,一旦過界就會變成華而不實的噱頭。國內“最美書店”們的兩位前輩——誠品書店和蔦屋書店——已經向我們展示了很多新型的詞語,最重要的兩個大概是“生活美學”和“生活提案”。這其實是兩個很抽象的詞,生活美學并不混同于生活中美好的事情,生活中的提案也并非一直都是必要的。

    我嘗試給出一個解釋,來說服自己,或者說服進到書店的顧客。我從這兩個詞組成的群像里機械地偷取一個概念,即“身體”,將它放在顯要的位置,并做出細致的書籍分類。為什么會是這個概念呢?我想,生活的踐行總是經由身體。過去,我們談論了太多精神和身體的二元關系,兩者之間的協同性,往往更加注重前者的主導地位,但很顯然,在現代社會,身體已經不再是被動的存在了。

    我將根據“身體”做一個書籍的展售。就像一般的展覽那樣,它也需要一個提示和導語。如下:

    如何獲得一個健康的身體,看到身體滑入怎樣的界限,身體與空間的層層疊合,身體與藝術關聯后的種種形態。

    當“生活提案力”回歸到每一處細節,行走、靜修、建造、展示、表演、觀賞,日常生活的啟蒙意識常常來自“身體”。正如尼采在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里提示的那樣:成為身體主義者。

    “生活提案力”在引向關于何謂美好生活的思考,身體也將參與這種思考,并做出抉擇。

    我摘錄了一些名言來為這個展撐腰:

    “人的身體是靈魂的最好圖畫。”——維特根斯坦

    “可是,清醒者、智者說:我完全是身體,此外什么也不是;靈魂只是身體上某一部分的名稱。”——尼采

    “牙齒是一座監獄的窗戶柵欄。靈魂從嘴巴里以詞語的形式逃脫。但詞語仍是身體的氣息,發散,空氣中沒有重量的褶子,逃避肺,并被身體所溫暖。”——讓-呂克·南希

    “身體是身體/它是獨一的/而且不需要器官/身體永遠也不是一個有機組織/有機組織是身體的敵人。”——阿爾托

    我打印了美國攝影師哈里·卡拉漢1955年的作品《窗中的埃莉諾》來增光添色(但愿不會有人告我侵權)。

    解構書店:作為展覽的書籍

    我把法國歷史學家喬治·維加埃羅所著的三卷本《身體的歷史》放在攝影圖片旁,那是整排書架中最醒目的位置。

    解構書店:作為展覽的書籍

    一切看起來準備就緒,但是,如何展開這個分類呢?

    根據導語,“身體”已經被拆解成了四個部分,即:健康的身體、身體的界限、身體與空間、身體與藝術。但這還不夠,我們還要再細化,再變得有操作性。下圖展現了這四個類別下的子類。

    解構書店:作為展覽的書籍

    我一再堅持生活美學不等同于美好的生活,“身體的界限”這個類便是一個提醒,我對它規劃得也相對更加具體。

    2000冊書籍,在一種參差不齊的排列模式下鋪展開來,它的陳列并不刻意追求書籍在書架上的視覺整齊感,比如左高右低或右高左低,也不論開本大小厚薄等要素,而是思索每本書之間的深度關聯性。其實還可以進一步做分類,做到第三級,但空間有限,也就到此中止了。

    這樣的做法,這個書籍的展覽到此完結了,同時它也是另一個開端,它需要更多詮釋含義的引入、宣傳推廣,引來人們的圍觀和議論,并在不斷發酵的過程中反觀自身,再調整,再變化。比如,“身體”的意象能否包容更多書籍以外的商品?建筑類真的可以放到“身體與空間”中去嗎?空間與建筑到底是怎樣的關系?展售書籍的銷售情況得到顯著改善了嗎?等等。一切都還沒完,對書店來說,書籍的分類和陳列形式是流動的,這種探索也將變得漫長而必要。(文/Melville)

    本文轉自澎湃新聞 http://www.thepaper.cn/

    正文已結束,您可以按alt+4進行評論
    責任編輯:duffzhang
    收藏本文

    相關搜索

    為你推薦
    精彩視頻
      精華推薦
      視覺焦點
      周評論榜
      • 01

      精選內容
      放放电影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