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bject id="tmakc"></object>

<i id="tmakc"></i>
<thead id="tmakc"></thead>
<thead id="tmakc"><ol id="tmakc"></ol></thead>

<i id="tmakc"><option id="tmakc"><listing id="tmakc"></listing></option></i><thead id="tmakc"></thead>

    無障礙說明

    “偏見”許知遠:正是這些缺點,讓他如此真實

    蒼山夜語獨角獸2018-06-15 09:23
    0評論 收藏

    [摘要]滄桑與少年完美融合的特質,使他對一部分人有強烈的吸引力,同時也讓另一部分人極度厭惡。

    “偏見”許知遠:正是這些缺點,讓他如此真實

    2017年,許知遠狠狠地火了兩把。只是這兩次都是作為反面教材。

    第一次是3月份采訪俞飛鴻,那幅著名的動圖出現在各大媒體和公號上:他意味深長垂涎欲滴地盯著俞飛鴻,口水簡直是呼之欲出——坑坑洼洼的丑臉與讓人見之忘俗的女神之間形成了巨大的反差。

    僅憑這一幕,他就被諷刺挖苦到無以復加——猥瑣齷齪男竟然敢當眾意淫女神?

    “偏見”許知遠:正是這些缺點,讓他如此真實

    第二次是8月份采訪馬東。他自命不凡,優越感爆棚的表情讓很多人厭惡到極點。

    他的表現激起了我的好奇心,這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?他為什么會有這種表現?于是開始補課,把《十三邀》找來從頭看,包括爭議最大的幾期。看完之后,我對許知遠路轉粉了。個人認為這是一個在看臉的時代被曲解的人,他最大的特點就是“真”。

    真誠的發問

    許知遠很清楚自己是個不合時宜的發問者。在有些觀眾看來,他對嘉賓提問中,刁難和矯情占很大比例,因而對他心生厭惡。

    他是象牙塔里的學究,是生活經驗固化,基本只跟書本打交道的知識分子,外面世界是什么樣,他并不是很了解。這也是馬東稱他為“古代人”的原因。(連選擇南美作為近期旅行目的地,都是因為想看看博爾赫斯、馬爾克斯生活過的地方,走一下他們曾經走過的路。)

    他問的那些“古怪”問題,相當一部分是因為不理解不明白而產生的好奇和疑問。

    比如,在他看來總是做同樣的選擇,會讓生命失去多樣性,喪失了更多的可能。于是他問搜狐CEO王小川:

    “(你)始終選擇最好的學校,贏得最高級別的比賽,進最好的公司,體會極致的優秀。(你所做的)都是最正確的選擇,(這樣)會不會有遺憾呢?”

    “如果你不做這個,會去干什么?”

    做為創業者,許知遠也想獲得商業上的成功,但對如何把讀者和聽眾轉化成購買者一直沒有好的辦法,經營的書店也一直處于不上不下的尷尬狀態,而羅振宇在這方面取得的商業成就則令人矚目。采訪之前,他說:“他(羅振宇)創業比我們成功多了,我得問問他是怎么回事?(這是我的)個人解惑(之旅),(我)是帶著見心靈導師的心情去采訪的。”

    采訪中他問到:“為什么是你?”

    “你會不會擔心,對知識的再次轉述和表達,會讓知識變得過分實用化?”

    與此同時,他對現在這個過分娛樂化的淺薄浮躁的社會心懷不滿,常常厭惡時代的流行情緒,對單一語言系統、單一價值觀感到憤怒。他好奇個人與時代的緊張關系,一個人內在的斗爭。

    所以他問馬東:“你喜歡這個時代?一點抵觸的情緒也沒有?”

    “偏見”許知遠:正是這些缺點,讓他如此真實

    他問羅振宇:“你怎么看這個時代的精神狀況呢,這種所謂的蓬勃的文化,你怎么看他們的內在價值,或者你關心這些嗎?”

    他帶著自己這些疑惑出發,試圖從嘉賓那里尋找答案。

    真實的展示

    一直以來都非常喜歡訪談節目。屏幕上,嘉賓們口吐蓮花,才華橫溢,無所不知;主持人立場客觀公正,沒有個人好惡,提的問題專業獨到。雙方時時刻刻都能碰撞出思想的火花,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。

    但是后來我才知道,原來在電視上播出的都是精心剪輯過的版本。就連一句話的順序和每句話之間的次序都是可以重新拼接的。那些尷尬的,冷場的,說錯的,都會被剪掉。

    能看得出許知遠不喜歡鏡頭,做這個節目對他來說應該是非常勉為其難。他是作家、學者,跟傳統主持人有太多的不一樣。他沒有受過主持、采訪這些跟影視傳媒有關的培訓,他不知道如何控制表情和身體語言;不知道自己一句話說出去之后,觀眾會是什么樣的反應,更不知道如何運用鏡頭語言為自己加分。

    因此他經常會說一些在他看來非常正常,但是觀眾會暴怒的話。李誕經常勸他:“這種話不要說,觀眾不愛聽的。一句話說出去之后,觀眾會說什么,會是什么反應,我基本都知道。”

    “偏見”許知遠:正是這些缺點,讓他如此真實

    相反,在他的采訪對象中有大量鏡前經驗的占很大比重,這使他經常處于劣勢。

    于是才會有在這樣一幕:

    許知遠把書中關于悉尼的一段讀給馬東聽,他沉浸在書中營造的意境里,試圖引起馬東的共鳴進而說服他。

    可他身上迂腐的學究氣讓馬東很不喜歡。鏡頭感超強的馬東用恰到好處的語音、語調和身體語言,把一句輕飄飄的“我覺得他想多了”賦予了強大的殺傷力,四兩撥千斤,狠狠地懟了他。

    受到暴擊的許知遠試圖還擊,可總找不準方向,越發顯得迂腐和古怪,他在鏡頭中變得像丑角般滑稽可笑。這樣的情況不止一次發生。

    但是他最最讓人佩服的一點就是,他幾乎每一期都會放出無剪完整版。這些如此難堪的時刻,他并不在意被看到。在他看來,讓觀眾看到自己和采訪對象的真實狀態,獲得更全面的信息和認知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  同時,他認為知識分子被質疑是非常正常的,被太多人理解簡直算得上是一種侮辱。

    天真的熱情

    每個圓熟的成年人都曾是熱情的少年。少年心懷高遠,雄心壯志想改造世界;少年大多感情熾熱,時常被強烈的情感情緒感染打動。

    隨著入世漸深,少年們被生活之墻狠狠地撞擊,被按在地上重重地打磨,未能改造世界,卻已然被世界改造;熱情被冷靜甚至冷漠代替。少年的心慢慢冷了,棱角漸漸沒了,這時大家會說:“你,成熟了。”

    馬東做的《奇葩說》,李誕做的《吐槽大會》,都是歡脫熱鬧甚至鬧騰的節目,節目中他們本人看上去也都是積極樂觀特別入世的。但實際上呢?

    馬東說“我的底色悲涼”,他認為“這個世界不會好了,既然這樣那就及時行樂吧,高興一會兒是一會兒。”

    還不到30歲的李誕則對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趣,不管是美食還是旅行還是別的,對他來說“也就那樣”。他說:“我是為別人活著的。如果你讓我為自己活著,那就沒有我了。”

    “偏見”許知遠:正是這些缺點,讓他如此真實

    但是42歲的許知遠不是這樣。他說:“那些崇高的,壯麗的,悲壯的,讓我特別歡愉。 ”看似苦大仇深憤世嫉俗,實際上卻是一個樂觀的享樂主義者。他堅定地相信世界會越變越好,想用自己的努力為它做點兒什么。

    也許這來自北大人的自戀+舊式知識分子特有的使命感,讓他確信“我們是塑造時代的人”。

    李誕無限感慨,他由衷地說“您真是個年輕人,少年。你真比我年輕多了。”

    滄桑與少年完美融合的特質,使他對一部分人有強烈的吸引力,同時也讓另一部分人極度厭惡。

    缺點

  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與短板,許知遠自然也不例外。他的缺點跟他的優點一樣明顯。他最大的劣勢有三個。

    其一,相貌。

    亂蓬蓬的頭發支棱著,皮膚在多年青春痘的折磨下跟月球表面有得一拼。厚嘴唇,小眼睛,大鼻孔,方面短下巴,戴一副小眼鏡,無論如何跟帥都不沾邊,看上去很像外星人ET。

    誰都不能否認,外貌是一個人非常重要的資源,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一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。長得漂亮的,就是比較容易受到特殊優待,即便做了錯事,也更容易得到寬容的對待。

    《紅樓夢》中,寶玉喜歡吃丫頭嘴上擦的胭脂(口紅)。這事放在唇紅齒白,面若桃花的寶玉身上是怪癖;

    但是,假如換成許知遠,這畫面簡直會惡心的令人發指,是徹頭徹尾的耍流氓!對待丑人,這個世界要苛刻甚至惡毒得多。采訪俞飛鴻那期就是最好的證明。透過丑陋的外表探索內心的美好,是需要勇氣和智慧的。

    其二,性格。

    許知遠是典型的舊式文人,他身上有舊文人的迂腐和執拗。他發自內心的熱愛民國,希望自己能生活在那個優雅的大師輩出的時代,他得知楊絳去世時的第一反應是“跟那個美好時代的最后一點聯系斷了”(大意)。

    這種舊式文人性格,往好里說,是脫離低級趣味溫文爾雅的,是不刻薄,是害羞的。 往不好里說,是氣場差,遇強則弱,慫。

    當他采訪馮小剛、姜文這類強勢嘉賓時,在氣勢上會被對方壓倒,發揮不出自己的正常水平。被懟的時候他不愿意發生沖突的個性,又使他很難讓自己反擊回去。相比互懟和攻擊,他更喜歡和擅長思想的交流與碰撞。

    第三,語言系統。

    他使用的語言非常不口語化,與大眾割裂嚴重,經常讓人覺得他很裝,總是在掉書袋,秀知識,智力優越感爆棚。這讓他自帶招罵氣質。

    但正是這些缺點,讓他如此的真實,讓我們知道一個人哪怕身上有再大的光環、再多的標簽和頭銜,私底下他依然是一個有血有肉、活生生的人。反之,則說明這個人很大程度上隱藏了自己。

    如果問我看了這些《十三邀》有什么收獲,或者說他和他的欄目有什么可貴之處,那就是他讓我意識到無論外界環境如何瞬息變幻,每個人都應該有獨立思考的能力,用自己的頭腦分析思考后得出結論,把一切熱門的理論都在腦中過濾之后,再選擇去相信。而不是人云亦云地讓別人代替自己思考。

    我想他所謂的“偏見”也正是此意吧。

    “偏見”許知遠:正是這些缺點,讓他如此真實

    用羅振宇那期兩人的互評做為這篇長文的結語吧,非常感謝你能堅持看到這里。

    “他是一個非常好的談話對手,在許知遠的對面,你會覺得自己有說話的欲望。因為你知道不管他同意還是不同意,他聽得懂。”

    ——羅振宇

    “我被羅振宇的坦誠所打動,他是一個非常值得交談的朋友。我們是彼此間對對方都充滿保留,但仍然可以彼此欣賞的朋友。

    他內心那個安靜的自我,那個曾經被離騷和杜蘭特點燃的自我,和那個渴望進入更大的商業游戲中的那個野心勃勃的自我,仍然要在彼此間繼續地斗爭下去。

    而這種斗爭也是這個時代的某種縮影。每個人心中可能都有這樣兩種不同的力量。社會中需要這些聲音(速成),也需要我這樣不相信這些速成,批評這些速成的聲音。

    我們可以彼此間制衡。一個社會不可能永遠生活在向前的奔跑之中,需要向后看,向左看,向右看。

    有很多不同的情感和思維方式,他們共同構成一個豐富的社會。”

    ——許知遠

    (文/獨角獸)

    本文來自騰訊新聞客戶端自媒體,不代表騰訊新聞的觀點和立場。

    正文已結束,您可以按alt+4進行評論
    責任編輯:duffzhang
    收藏本文

    相關搜索

    為你推薦
    精彩視頻
      精華推薦
      視覺焦點
      周評論榜
      • 01

      精選內容
      放放电影网